周重林 小茶葉與大歷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3-04-18 14:06:08來源:人民網 周重林 閱讀: 收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許多個陽光明媚的午后,我靜坐在窗口,一壺茶,一本書,如許多人一樣,打發著昏沉的懶散光陰。在某一個時刻,我留意到桌子上的飲品的變化,咖啡去了酒來,酒退出后茶登場。但似乎只有茶,更能助長消磨、對抗時間的功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的確,我一直對茶葉的觀念變化有興趣,這有著日常生活的經驗,也有來自閱讀、交談與考察的啟發。但有一個問題是,茶葉的知識似乎是零碎與被遮蔽的,歷代茶葉的書寫者,承襲的較多,且是發散性的,并沒有形成一個完善的知識體系。我接觸到的許多茶葉布道者和書寫者,其本身的知識也不盡完善,他們把茶葉看得太小,顯得卑微,或太大,自己無法駕馭。那么,面對傳統茶葉書寫,越往后,壓力也就越大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茶于個人而言,體現的是愛好、性情、習慣。在家庭中,它出現在家里的不同位置,有著不一樣的意思。而當茶一旦與國家、民族發生關系,就賦予了茶非同一般的意義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在《天下普洱》里表達是一種日常飲茶景象,茶令人沉迷、銷魂;而在《茶葉戰爭》里,我表達的是一種沖突,茶葉對權力的重塑。我正在創作的《茶馬古道與內陸邊疆的形成》則是討論茶帶來的疆域和諧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文本中,不同人、事的出現,意義截然不同。倘若李清照的茶出現在廚房而不是書房,就不會有猜書喝茶之故。李清照說:“余性偶強記,每飯罷,坐歸來堂烹茶,指堆積書史,言某事在某書某卷、第幾頁第幾行,以中否角勝負,為飲茶先后。中即舉杯大笑,至茶杯傾覆懷中,反不得飲而起。”當廚房與客廳分離,生活也發生了實質的變化。物隨人性,到最后,那片寫于破國家亡后的《〈金石錄〉后序》成為肝腸寸斷的文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少妇下面好紧好多水真爽播放